資訊正文

您的位置:首頁>資訊>正文

可組合的 NFT?了解一下 EIP-3664 標準

WikiBit 2022-08-13 10:08

摘要:雖然目前 EIP-3664 並未被廣泛應用,但這樣靈活的系統給了我們對未來 NFT 功能的衍生和拓展。

  衆所衆知,在傳統資本市場,拆股是指將一股面額較高的股票交換成數股面額較低的股票的行爲,它並不屬於某種股利,也不會影響到公司業績的基本面變化。然而,根據近年來的觀察,拆股後的股價往往會迎來一定程度的上漲。盡管相信理性市場假說的人會對這一現象感到困惑,但並不妨礙市場對於資產拆分的偏好。

  據美國銀行證券的研究人員稱,自 1980 年以來,標普 500 指數中宣布拆分的股票在接下來 12 個月裏上漲幅度平均比指數高出了 16 個百分點,歷史數據已經多次驗證了拆股和股價上漲之間的相關性。

  由於各種因素,拆股正在重新流行起來,谷歌母公司 Alphabet、亞馬遜、特斯拉和 GameStop 都屬於最新一批尋求股東批準拆股的公司,每一家公司在公告後都享受到了股價的上漲。

  不同公司的拆股表現過去幾年裏,包括蘋果 (Apple)、 Nvidia (NVDA) 和特斯拉 (Tesla) 在內的大型科技公司紛紛宣布拆股,道瓊斯市場數據顯示,過去 10 年,平均每年大約有 20 家美國上市公司會拆股。

  20 世紀 90 年代末的科技股泡沫更是拆股的黃金時代,從 1997 年到 2000 年,每年平均有 65 家美國公司隨着股市衝頂而拆股。拆股潮在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前幾年再度擡頭,在另一場牛市末期再次反彈。

  而在加密資產領域,同樣跟隨了這一規律,TOKEN 拆分後將導致二級市場價格進一步上漲。

  例如 公鏈 Polkadot 宣布 1 拆 100 的公告後,二級價格一路上升,一度躍升至加密資產排行榜前五;即使在今年市場已經變得冷淡的時期,分布式通信協議 BitTorrent、Polygon 生態的去中心化交易平臺 Quickswap 等等,在社區投票通過代幣拆分提案後,價格均呈現立即上漲。

  由此可見,資產價格的權益拆分,導致持有數額增加和價格上漲之間雖然不能論證其因果關系,但是可以作爲對持有者的利好,從而刺激二級市場更多的買盤,存在着事實上的關聯性。

  NFT 碎片化 vs EIP-3664

  我們看到,NFT 正面臨着發展上的瓶頸,比如當下 PFP、藝術品以及收藏品等板塊,仍舊是 NFT 賽道的主要敘事方向,而這些板塊的頭部資產,本身具備較高的單價,但我們看到在市場整體走熊後,它們仍舊欠缺流動性,有價無市,很多持有者(想通過其獲利的投資者)抱怨資金利用率過低。雖然有人提出將 NFT「碎片化」,將這些「碎片」用於衍生品或者向更多的潛在投資者出售,將 NFT 碎片化同樣對 NFT 板塊、NFT 資產的進一步發展、演化、敘事有着十分重要的意義,我們我們看到,在這個方向上始終沒有深入的進展。

  有意思的是,NFT 資產作爲非常特殊的一種存在,每一枚資產的價格即是一個完整的個體,又是獨一無二的存在,無法直接復制股票,FT 資產的拆分路徑。但我們可以看到市場上卻依然不乏對其進行資產拆分的嘗試。例如曾經一度進入投資人視野的 NFT 碎片化,本質上就是希望對 NFT 進行拆分。但遺憾的是,NFT 碎片化無法將區塊 ID 跟隨拆分後的碎片同時分裂,也無法在碎片組合後又重新回到原有的完整 ID。根本原因是 NFT 碎片化後,雖然完成了數量上的一拆多,但是資產的性質卻發生了改變,從 NFT 變成了 FT,即便破鏡重圓,NFT 也不是原先的 NFT 了。

  雖然將 NFT 碎片化看起來較爲「超前」,因爲它到目前爲止仍未大規模採用,但我們看到,早在 2021 年的 5 月份,DRepublic 團隊提出了一個叫做 EIP-3664 的協議方案(又叫做 NFT 屬性擴展協議),其使用了一種較爲巧妙的方式,來進一步解決了主流 NFT 標準比如 ERC-721 或 ERC-1155 等,在屬性上表現力不足,NFT 之間難以融合,且在存儲上中心化(目前主要存儲在服務器上)的種種問題,並且該提案進一步實現了 NFT 屬性的動態擴展。

  EIP-3664 的方案中,不需要修改現有的 ERC-721 協議和 ERC-1155 協議,它支持通過在 NFT mint 方法的 IERC721Receiver 或 IERC1155Receiver 的回調函數中爲 NFT attach attributes, 也可以通過 override mint 方法自定義實現爲 NFT attach 屬性的方式,一個 NFT 可以無限 attach 任意多個屬性。

  EIP-3664 中所有屬性都實現了 IERC3664 接口,基礎屬性包含幾個基本字段:ID, Name, Symbol, URI, Balance。

  雖然很多讀者對一些專業術語的理解較爲模糊,但從以上信息可以看出 EIP-3664 把 NFT 的屬性也 Token 化了,即我們可以認爲每一個屬性也是一種 NFT,這就衍生出了子 NFT 的概念,即 NFT 嵌套 NFT,NFT 嵌套 FT,這種特性看似簡單,其實爲 NFT 提供了無窮多的變化屬性,並且讓 NFT 的用途變得更爲廣泛。

  屬性的更新,轉移,進化各種變化都可以通過擴展基礎的 EIP-3664 協議來實現,目前 EIP-3664 已經實現了六種核心屬性操作:可升級,可修改,可添加,可移除,可拆分,可組合。

  也就是說,EIP-3664 爲 NFT 提供了可拆分可組合特性,能夠讓所有 NFT 之間自由拼裝,創世發行的初始版本即是多個不同的部件的組合體,類似樂高套裝,每個部件拆分後依然可以作爲一個完整的 NFT 資產在二級市場售出。

  NFT 的拆分有個重要特性就是兼顧拆分後的差異化個性與完整性, 在此基礎上進行進一步的數量裂變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嘗試。我們認爲 EIP-3664 協議對於 NFT 的發展有着至關重要的意義。而目前,EIP-3664 也正在被一些創新 NFT 項目所嘗試,本文將簡要對採用該技術手段的項目進行羅列。

  1.MM3NFT

  MM3NFT 由夢露家族(同時也是 IP 管理人)授權並支持,Base 在美國和歐洲的團隊有豐富的品牌資源。同一主題 CGI 夢露 NFT 和 FENDI, Miumiu, Balenciaga, YSL 等一線品牌合作登陸 VOGUE 和 CR FASHION BOOK,同時也是首個基於 EIP-3664 正式向市場發售的 NFT 項目。

  MM3NFT 如何從金融屬性實現非標資產的進一步拆分?

  用戶 mint 的時候,會獲得一個戴着飾品的頭像 A,但是用戶可以自行將飾品拆成單獨的 NFT,而這些拆分後的飾品 A, 和其他的頭像 B 再進行拼裝,依然能保持原有的 ID 不變。也就是說頭像 A 的持有者,通過出售飾品 NFT 獲得一拆多的福利;頭像 B 的持有者,通過購入飾品 NFT,提升原有資產的基本面,因爲組合了新配飾後的頭像屬性發生了變化,稀缺性被提高,但同時原有 ID 不變,組合後的新資產並不會變成資產 C, 這意味着不會稀釋 NFT 的數量。關於 MM3NFT 的所有的可拆分飾品會自動生成在 OpenSea 上 MM3 Component 的市場裏。

  其實可拆分的元素讓 NFT 市場變得非常的有趣,放眼市場上所有的藍籌 NFT, 都依據每一個 NFT 的稀有度來決定價格,只有少數的 NFT 是被用戶以個人愛好的原因來購買,所有的 NFT 項目長期與地板價進行對抗,造成流動性不足,也讓該藍籌項目較不受歡迎的 NFT 往下拖累了價格。

  而 MM3 NFT 透過可拆分組合的特性,讓該資產同時具有 NFT 與 FT 的特質,能讓每一個 NFT 都具備成爲 「稀有」 NFT 的潛力,用戶在持有該 NFT 的動機立刻與市面上所有的 ERC-721 持有者拉開距離,因其具有可升級的特性,用戶持有的周期可以因此拉長,地板價格的控制因素也發生重大的改變。

  由於 MM3 頭像系列的具有一拆多預期,項目合作方看上去均是時尚圈的頂流,例如今年竄出頭的 FENDI 等等,現實中的服飾也售賣價格不菲,不排除持有者還將有機會獲得品牌聯名飾品的機會,這爲 MM3 後市進一步打開了想象空間。根據市場觀察情況,伴隨着奢侈品和傳統品牌進入 Web3 市場帶動增量流動性的預期,MM3NFT 目前已完成 OG 盤首批開圖,並且曾在 OpenSea 日交易量排行榜中,排名第八的位置,在社區內,雖然沒有公布公售信息,社區對此的關心熱度也居高不下。

  2.MetaCore

  EIP-3664 的技術方案由 DRepublic Labs 團隊提出,而基於 EIP-3664 協議,該團隊推出了可組合 NFT 平臺 MetaCore 及基於該系統的 NFT 產品 Legoot。

  據了解,MetaCore 系統是集身份系統、無限拼接、無限組合、屬性可變 NFT 於一身的一站式平臺,MetaCore 讓所有用戶及項目方都能夠創造自己的可拆分可組合 NFT,並將它們掛載到 MetaCore 身份系統上。此外,MetaCore 也能夠使所有企業和用戶都可以創建自己的可組合模塊化 NFT,並將其與 MetaCore 身份屬性掛鉤。

  用戶在使用時,只需要持有一個 MetaCore,即可將所有組件式 NFT 組織起來,讓它們不再是錢包裏零散的 NFT,通過選擇性的掛載,組合在不同位置,玩家有望僅僅購買 CryptoPunks 上的一根香煙,或是 Bored Ape 戴着的一副墨鏡。

  目前,用戶有望基於 MetaCore 系統以及 Legoot 產品,對一些 NFT 進行拆分,並有望與其他 NFT 碎片進行組合,以賦予 NFT 資產新的生命力與價值。

  3.Cradles

  Cradles 是一款以史前環境爲背景的角色扮演、動作類的 GameFi 遊戲,並引入了時間、熵增等新式概念,Cradles 也是目前首個在 GameFi 領域應用 EIP-3664 協議的鏈遊。Cradles 採用與魔獸世界進入遊戲方式相同,以訂閱制購買月卡的方式進入遊戲,這意味着該遊戲更注重於長久運營,而不是短期通過 NFT 獲取高額收益。

  有意思的是,Cradles 同樣也是一個由 DRepublic Labs 開發的遊戲,相較於之前的 P2E,更強調遊戲性和玩家的對遊戲生態系統的主動維護性,並且質量上乘,在目前筆者見過的 GameFi 的遊戲質量中名列前茅,畫面感和打擊感非常不錯,不輸傳統遊戲。

  Cradles 運用 EIP-3664 將 NFT 變得可組合、可拆卸、可拼湊等,從一個靜態的 PFP 變成了一個動態的 PFP,並隨着遊戲內的玩法和不同的機制玩家能夠將 NFT 組合成各種各樣的形式,想想遠古世界生靈的屬性加在現代社會的生靈上,這是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Cradles 在今年 2 月獲得了 500 萬美元私募融資,本輪融資由 Animoca Brands 領投,LD Capital、Huobi Ventures、Mirana Ventures、Folius Ventures、Everse Capital、Meteorite Labs、Spark Digital Capital、Foresight Ventures、D1 Ventures、YOUBI Capital、Old Fasion、DUX、Unix Gaming、Infinity Force、Good Game Guild、PIF DAO 等知名機構參投。而早在 2021 年 10 月,Cradles 曾宣布完成 120 萬美元種子輪融資。具備 EIP-3664 特性的 Cradles,很顯然在在行業備受較高的關注。

  EIP-3664 市場預期

  基於 EIP-3664,NFT 不僅真正成爲了區塊鏈上的「物品」可靈活拆分和組合,玩家們再也不必再局限於購買靜態圖片,並且隨着 NFT 被拆分與組合,衆多 NFT Market 的顯示樣式也隨之改變,雖然目前 EIP-3664 並未被廣泛應用,但這樣靈活的系統給了我們對未來 NFT 功能的衍生和拓展。

  Web3 的徵途是星辰大海,創新無時無刻不在上演。像 MM3 、MetaCore 這類基於 EIP-3664 實現技術革命新 NFT 生態,實現了 NFT 不改變資產性質下的可拆分,不僅有着實際的交互應用場景作爲支撐,滿足用戶的頭像換裝、社交互動等需求,爲生態提供屬性可不斷更新的去中心化身份體系,也爲 NFT 二級交易市場的交易深度和拓展,進一步提供了更大的金融彈性和想象空間。

  當然,我們也非常期待看見比如在 MM3 中,夢露這樣的頂級 IP 能夠嘗試這樣的拓展,讓用戶不再爲固定的稀缺性買單,而是跟隨項目方一起打造稀缺性,賺取其中的成長紅利,而品牌方也獲得了忠誠度與項目上限的拓展。

通證換算
匯率換算
購匯計算
/

當前匯率0

可兌換金額

-

開始計算